追更章节堂 > 都市 > 大运通天 > 第二百四十九章药力的副作用月票12000加更
    张合欢这个郁闷啊,去你娘的七情六欲合欢散!当打游戏吗?

    文咏诗这会儿已经黑气弥漫,周身皮肤跟黑炭似的,短时间内整个换了一个人种,不过她身上倒是不痒了。

    张合欢道:“还是去医院吧?”

    文咏诗指着张合欢的鼻子:“get out!”

    张合欢满脸诧异地望着文咏诗,因为她这次是用右手指着自己。

    文咏诗也是气急攻心,忘了右臂还骨折呢,意识到这一点后,她赶紧把手放了下来。

    张合欢道:“疼吗?”

    文咏诗真没觉得疼。

    张合欢道:“你胳膊好了?”

    文咏诗左手摸了摸右胳膊,好像一点都不疼了,石膏也取下了,难道真好了?他的黑玉断续膏真有效?

    张合欢道:“你刚刚抬起手臂指着我啊,而且你胳膊已经消肿了,我就说这黑玉断续膏很神奇,特别灵。”

    文咏诗小心抬了一下手臂,的确一点都不疼,究竟是好了,还是因为自己中毒太深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疼痛了?她现在宁愿胳膊断,也不愿意这个样子出去见人,黑得跟个炭团似的,出去别人肯定要把她当成鬼一样。

    张合欢道:“要不去医院?”

    文咏诗道:“我哪都不去。”她起身去洗手间。

    张合欢想扶她被她一把推开,一不小心又用上右手了,力气不小,还是没感到疼,文咏诗意识到自己的手可能真好了。

    张合欢坐在那里等着她,好心办坏事,一不小心药用过量了,把文咏诗给整成黑人了,希望她这身黑气能够慢慢消退。

    听到洗手间里传来水声,文咏诗在洗澡,试图把自己给洗白。

    张合欢知道根本没用,望着手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惹祸了!”

    叮!

    手机响了一下,有新道具上线,张合欢第一时间打开百夫长商城,看到积分商城多了一件商品——七情六欲合欢散。

    张合欢有点懵逼了,真要以毒攻毒啊?

    点开说明,制作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兑换后打开系统扫描饮品,饮品就会自动合成。

    死马当成活马医,目前先试试吧,趁着文咏诗还在洗澡,张合欢给她冲了杯速溶咖啡,花十万声誉值兑换了一件七情六欲合欢散,然后对着速溶咖啡扫描。

    这边扫描完成,那边文咏诗也出来了,黑着一张脸。

    张合欢同情地看着她:“我刚没跟你说,黑玉断续膏都会有副作用,你睡一觉就好了,我保证你明天就能恢复正常。”

    因为皮肤变黑了,文咏诗的白眼珠格外鲜明,看到她的样子,张合欢想笑又得强忍着,很辛苦。

    文咏诗道:“你为什么早不跟我说?”刚才她在浴室里面检查了,自己的胳膊应该是好了。

    张合欢道:“我要是跟你说,你还能配合治疗吗?放心,我祖传秘方,不会有任何问题。”他把那杯咖啡递了过去:“喝杯咖啡。”

    文咏诗的情绪冷静了下来,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张合欢的什么黑玉断续膏应该是有效的,不然自己的骨折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好了,虽然还没拍片证实,但是身体的感觉应该不会错。

    文咏诗喝了口咖啡:“如果我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我就自杀,我会写遗书,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把我害死的。”

    张合欢道:“一定会好的,我保证。”

    看着文咏诗把那杯咖啡喝完,心中暗忖,她该不会喝完之后兽性大发,对自己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文咏诗看了他一眼,张合欢有点害怕,这黑不溜秋的妮子该不会对自己产生邪念?

    文咏诗道:“你怎么还不走?是不是想一直赖在这里看我笑话?”

    张合欢道:“你真不去医院?”

    “不去!”

    张合欢道:“你感觉怎么样?”

    “别啰嗦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文咏诗将喝完的咖啡杯放在茶几上,有点听天由命的悲观。

    张合欢感觉自己还是尽早退场的好,万一文咏诗药性发作,到最后把这件事赖在自己身上,搞不好自己都得进去,真没有趁人之危的打算,更何况文咏诗现在黑得跟炭团似的,张合欢真没有什么兴趣。

    张合欢从文咏诗的房间出来,以毒攻毒,按理说七情六欲合欢散药力和黑玉断续膏的副作用相互抵消,文咏诗的情况应该不会更严重。

    对文咏诗而言,这又是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如果明天还是这个样子怎么办?意味着她要彻底告别娱乐圈了,意味着她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柄,意味着她十年的努力全都白费。

    文咏诗时不时用手机观察自己的脸,把手机电量都耗光了,还是那张堪比锅底的漆黑面孔。

    文咏诗起身把手机充上电,又去洗手间看了看镜子,好像感觉脸上的黑气消褪了一些,脱下衣服,看到身上有不少地方的皮肤开始褪色,心情开始放松了一些,看来张合欢没有欺骗自己,应该是副作用,睡上一觉或许就好了。

    文咏诗决定什么都不想,排除杂念好好睡一觉。

    张合欢这一夜反倒没怎么睡好,毕竟不是专业医务工作者,万一把文咏诗给整死了,可就闹出大新闻了,就算没给整死,她恢复不了过去的肤色,十有八九也会选择轻生,还担心文咏诗药性发作,狂性大发,晚上冲进来把自己给强了。

    就这样在惶恐不安中过了一夜,张合欢五点就起床,因为要赶八点的飞机,给文咏诗打了个电话,感觉她声音还算正常。

    两人各自收拾行李出门。

    在走廊遇到,张合欢惊奇地发现文咏诗已经恢复了原貌,脸上恢复了白嫩,就连胳膊的石膏也取下来了。

    张合欢让文咏诗把绷带给套上,黑玉断续膏这件事不能外传。万一在酒店遇到熟人,看到她这么快就恢复了健康,肯定会怀疑其中有猫腻儿,毕竟这种康复速度太匪夷所思了。

    两人上了车,文咏诗因为恢复了容貌,心情也好了许多:“我感觉手臂已经全好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去接着拍戏?”

    “不能!”张合欢断然拒绝。

    文咏诗当然清楚他拒绝的原因:“那就是说我还得继续装病?”

    张合欢道:“不是装病,是你本来就有病。”

    “你才有病呢。”

    张合欢改口道:“有伤在身,黑玉断续膏的事情你不可外传啊,否则可能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文咏诗道:“你祖传的药物果然很灵验,我居然这么快就好了,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张合欢道:“打住了,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趁着这段时间你刚好可以把合约的事情给处理好,记住了。”

    文咏诗点了点头。

    张合欢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招丽影打来的,招丽影打电话过来一是问文咏诗的状况,二是问他们昨天谈得写歌的事情,看得出她对进军歌坛这件事还挺上心的。

    张合欢在电话中告诉招丽影,等他回来马上就给她写歌,顺便把合约带过来。

    文咏诗一旁听得清楚,等张合欢挂上了电话:“你要给招丽影写歌?”

    张合欢道:“她准备跟我签唱片约。”

    文咏诗道:“我的歌你还没给我写呢。”

    张合欢道:“陪你回去就是为了这件事,你那边解约手续办完之后,我马上帮你推出新歌。”

    “傻女吗?”

    张合欢道:“粤语歌先放一放,我给你的定位是高冷的城市丽人,你以后得多注意点形象。”

    文咏诗不悦道:“我形象怎么了?我形象不好吗?”跟演技和歌艺方面不同,她的颜值衣品得到港圈的普遍认同,否则也不会在金像奖上获得了一个尴尬的典礼最佳衣着奖。

    张合欢道:“我的意思是减少绯闻,以后在公众场合树立高冷的形象,注意和男艺人之间的互动,简单一句话就是无视他们。”

    文咏诗道:“我一个三线艺人,我又怎么资格去无视别人?”

    张合欢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过去为什么绯闻那么多,就是因为你回应太多,别人约你,你就出去?你是想跟他们交往呢?还是想从中获得什么好处?”

    文咏诗道:“你在侮辱我嗳!”

    张合欢道:“我是在教你做人,从现在起你的人设就是高冷傲慢,反正港圈的资源你也没捞到多少,到头来就弄了一屁股绯闻。”

    文咏诗道:“注意你的措辞。”

    张合欢道:“穿衣风格也要稍微改变一下,白领丽人,冷淡风,中性风,让男人看着觉得你美,让女人看着觉得你酷,这叫可攻可受。”

    文咏诗笑了起来:“你这个人鬼主意还真多。”

    张合欢把车停在了停车场,推开车门,去拿行李,文咏诗想过去帮忙,张合欢让她别动,毕竟骨折刚好,连张合欢都怀疑是不是长结实了,万一不小心再弄断了就麻烦了。

    飞机起飞之后,文咏诗接着刚才的话题道:“你的意思我基本上明白了,形象上我可以改变,但是嗓音上我可能不会改变太多。”

    张合欢道:“任何事情都可以包装的,你别忘了还有修音,你只要不走调,我就有把握让你成为歌星。”

    文咏诗打了个哈欠,他们回去又买得经济舱,张合欢就是这个标准,她也没有升舱的打算,反正时间也不久。

    起飞不久文咏诗就睡着了,张合欢其实对文咏诗的未来发展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规划,先从歌坛开始吧,凭她的颜值完全可以当成偶像来培养。

    打开手机从百夫长商城里搜索到《暧昧》的曲谱,只要是过去新星域拥有版权的作品,他可以随意使用,百夫长商城的搜索系统恰巧可以成为连通两个平行世界的桥梁,而且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暧昧》有国粤语两个版本,国语版原唱是侯湘婷,粤语版是天后王菲,针对文咏诗的特点,可以双管齐下。选择这首歌作为切入点,原因不仅因为文咏诗是香江出生,国粤语都非常出色,一首歌两个版本兼顾两个地域市场,更主要因为这首歌的难度不大,但是琅琅上口。

    文咏诗睡着了,头靠在张合欢肩上,张合欢望着她重新恢复俏丽的容颜,心中暗叹,老情人了,她整天说好像见过自己,难道她内心深处也有感应?

    她过去接近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动机无非是想自己给她资源将她捧红,张合欢最讨厌心机女。

    他们相处的几年虽然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但是并未给她什么资源,更谈不上力捧,文咏诗也是一个聪明人,意识到从他这里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之后就马上止损离开,当时他们分开的并不愉快,搞得满城风雨。

    文咏诗因为那件事也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三十一岁的时候如愿以偿嫁入豪门,当时张合欢还参加了她的婚礼。

    俱往矣,只可惜这辈子相逢还是晚了一些,这么美的女人没赶上烧头柱香,张合欢正胡思乱想,感觉一只手落在了他双腿之间。

    张合欢打了个激灵,不看都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人靠在自己怀里,手搭在自己裤裆上,张合欢没动,一会儿就感觉被捂热了。

    虽然他们旁边没有人坐,可空姐还在来回走动呢,空姐推着小推车来到他们旁边。眼角瞥到了了这对男女,哎呦,这光天化日的,这女的公然把手放在他那里,也太不检点了。

    张合欢尴尬笑了笑指了指矿泉水,空姐给他倒了杯矿泉水,张合欢刚喝到嘴里,文咏诗就在他裤裆上捏了一把,张合欢噗!地喷了!

    喷了空姐一身。

    空姐望着他,张合欢也望着空姐,心说你都看到了,我特么才是受害者。

    “对不起,我一时没忍住!”张合欢拍了拍文咏诗,文咏诗仍然趴在他怀里:“嗯嗯,不要搞我……”

    张合欢低头看了看她,面若桃花,星眸半睁,一扫过去的冷漠面孔,此刻显得如此风骚,张合欢明白了,七情六欲合欢散药性发作了,这药性持续的时间也太久了吧?

    求月票!<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870/"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870/</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