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穿越 > 晚唐浮生 > 第五章收拾整顿一
    “东方逵,你不得好死!”

    “勾结外人,戕害本镇健儿,还是人吗?”

    “鄜坊丹延,立镇一百三十年矣,今朝毁在你手。”

    “汾阳王创下的基业,传了四十六位大帅,不想今日被人出卖,呜呼哀哉!”

    “哭哭啼啼做甚。死则死矣,十八年后老子来取他狗头。”

    “狡兔死走狗烹,哈哈,东方逵,没了鄜坊镇,你算个屁!还想邵树德给你富贵?”

    刑场之上,唾骂声不绝于耳。

    东方逵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好似充耳不闻。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只能闭着眼走到黑了,没什么好说的。

    “行刑吧!”张彦球下令道。

    当了半辈子武夫,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做过?早就心硬如铁了。

    这百十位鄜坊军士,鼓噪作乱,论罪当斩,以儆效尤。

    刑场周围全是振武军军士,从夏州而来,帮助东方逵镇压叛乱。

    这样说或许不太对,因为叛乱早已平息了,现在是秋后算账。

    邵树德下令鄜坊、延丹、兴元、凤翔四镇拣选精锐,戍守河湟,期以两年。除凤翔镇完成得比较迅速之外,其他三镇都有大大小小的问题。

    山南西道衙军刚刚见识过邵树德攻灭诸葛仲保、杨复恭势力的威风,心里有点发憷,虽然有些阻力,但最后还是拣选了三千精锐,送到会州。

    三千人出行之时,兴元府父老相送,皆惋惜不已。

    好好的兴元壮士,不能保卫桑梓,却去为别人拼杀,怎么想怎么别扭。

    鄜坊、延丹二镇的阻力就更大了。

    让他们跟随出兵,在关中打仗,有赏赐拿,二镇武夫还是愿意的。

    再稍微远点,比如去河西或河南,就有些问题了,需要做思想工作(加大赏赐),才可以成行。

    但若是去鄯州那么远的地方,还一去就是两年,即便朔方军的赏赐比鄜坊、延丹要多一些,两镇的大头兵们却不愿意。

    这可不是一百多年前的关中武夫了!

    安史之乱以前,朝廷威信很强,关中农民,被征发或招募起来去河陇戍守,问题不大。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最初由破产农民形成的武夫团体,世代从军,被惯了一百多年,风气早就大不如前。君不见,中唐那会藩镇兵还有屯田的,后来有吗?几乎没有!

    武夫拿粮饷赏赐,养活家人,锤炼武艺,提头卖命,本是天经地义,凭什么屯田?难道我的刀不够快吗?

    其实晚唐这会还不算太差了。等到了五代,风气差得更没边,大头兵们就是得被哄着,稍不如意就要杀将帅造反。唔,其实这会也有个五代标本,那就是乱兵当街叫喊“谁愿意当节度使”的魏博镇,但他们比五代军士还要多点良心,因为拿了钱会打仗,上阵后也不会再闹饷。

    鄜延四州军士鼓噪作乱,根本诱因还是邵树德要抽调他们中的一部分去青唐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戍边。

    好吧,这或许只是其中一方面的因素。还有一个是担心上头说话不算数,两年后不让他们回来,虽然邵树德的信誉还算良好。

    二十多年前朝廷派徐、泗兵两千去广西戍边。其中,庞勋等八百徐州兵戍守桂林,约期三年。三年后,上头食言,说还要三年。又三年过后,还是不让回来,说还要留一年。军士们一忍再忍,终于忍无可忍,杀了军官,自行返回家乡,酿成了声势浩大的庞勋起义。

    鄜延四州军士既不愿意去青唐,也担心上头说话不算数,于是鼓噪作乱。

    延州那边没闹出太大的乱子。或许是因为离夏、绥二州太近,常年受那边影响,响应作乱的人不多,很快被李孝昌平定了。但他也不敢再刺激军士,暂停了选兵工作。

    鄜州这边就严重了。前后千余人参与叛乱,其他军士则作壁上观,根本不听指挥,拒绝镇压。东方逵没办法,只得好言安抚,连番赏赐,这才堪堪压了下去。

    随后,他又行书邵树德求助。邵树德下令返回夏绥的振武军使张彦球率军南下,协助李孝昌、东方逵镇压叛乱。

    基于现实情况,张彦球令新升为十将的梁汉颙率龙荒都两千兵至延州,弹压地方,帮助李孝昌选兵。自己则亲率五千步骑,昼夜兼程,进入鄜州城,按照东方逵提供的名单抓了百十个领头闹事的。

    此时随着张彦球一声令下,从鄜坊各县调来的刽子手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落刀,场上鲜血喷溅,惨不忍睹。

    东方逵暗自感慨。

    听闻邵树德素得军心,本以为他是个对军士百般迁就的人,没想到也有这么狠辣的一面。作乱过的刺头,即便后来安抚了下来,一般而言也不能再用了,这是军头们的共识。除非像魏博那样,全镇都是刺头,那就真的只能曲意迁就大头兵,没其他办法。

    行刑完毕后,张彦球站了起来,看向在外围观的部分鄜州军士,大声道:“未参与叛乱的,人赏蕃锦一匹。灵武郡王说话算话,两年就是两年,欺骗尔等作甚?”

    “朔方丰安军,光启三年戍守兰州广武梁,论期两年,已经返回夏州。”

    “天德军,光启三年戍守河州凤林关、平夷守捉城,已经在返回夏州的路上。”

    “经略军,光启三年戍守临州狄道、长城堡、大来谷,即将返回夏州。”

    “新泉军,光启三年戍守会州新泉军城、会宁关,已经返回夏州。”

    张彦球走在满地的鲜血与头颅之中,道:“振武军,本月就将开赴陇右,戍守凤林关、平夷守捉城、大来谷,你等可问问振武军儿郎,可害怕灵武郡王食言?”

    “说两年,就是两年!何疑耶?”张彦球怒问道。

    鄜坊军士被刑场上的鲜血所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默默地看向了戍守在刑场周围的振武军军士,见他们脸色淡然,似乎并不怎么担心上级食言,让他们在外地超期戍守,下意识信了几分。

    张彦球见他们不说话,冷哼一声。

    东方逵也是个废物,不到八千军士都管不了,早晚把他给换了。

    这次其实也是个机会。

    鄜坊军总共八千人,作乱的千人除被斩首的百人之外,其余人连同家属,全部发往河陇屯垦。再挑走三千精锐至积石军,就只剩下四千了。

    一个藩镇的武人,往往是当地利益的代表。不把他们杀掉或降服,是很难真正控制这块地方的。

    鄜坊、延丹四州,与苦哈哈的丰州、振武军不一样,他们是发得起粮饷的,军士们吃得饱穿得暖,自然不会轻易投降。

    如今整走一半人,还是比较能打的一半,剩下四千,再找机会慢慢收拾。

    东方逵若有脑子,都不会再招募衙军了。又没外敌,四千人足够他保境安民。

    以后大帅若再组建其他部队,继续从这四千人里面挑选,最终把鄜坊军吞食殆尽。而没了武人,鄜坊镇与邠宁、陇右镇何异?节度使和地方官员的更替,还不是大帅一句话的事情。

    张彦球突然又想到了宣武朱全忠。

    此人目前也有三个附庸藩镇,即佑国军、忠武军、奉国军。

    张全义所领的佑国军(辖河南府)不谈,此人是个老滑头,战斗力不行,但非常恭敬,擅长以柔克刚,朱全忠暂时没想动他。

    忠武军(辖陈、许二州)原本是赵犨所领,不过已经病逝,由其弟赵昶继任。

    奉国军是秦宗权部降将控制。

    赵氏兄弟对朱全忠很是恭敬,经常出兵协助征战,还结为了儿女亲家。多年征战下来,忠武军的精锐损失很大,独立性一降再降。到了这会,朱全忠若强行吞并,反弹不会很大。

    奉国军目前由降将郭璠任节度使,只辖蔡州一地。朱全忠攻时溥,也让蔡州出兵了。如此过个几年,朱全忠将郭璠换掉,估计问题也不会很大。就算有小反弹,也能镇压。

    当然这些都是小镇。如果是魏博那种大镇,可就难搞了。你故意消耗人家,人家不会像“小门小户”那么好说话,直接就反他娘的了,你待如何?

    大家都不傻。迫于形势做你的附庸,帮你出兵打仗,可别太过分。消耗精锐的目的,大家都懂,为了最终吞并嘛。这就涉及到核心利益之争了,小镇衙兵不敢造反,大镇还是敢的。

    “大帅应是动了吞并鄜坊、延丹二镇的心思了。”张彦球心中暗想:“东方逵、李孝昌应还能继续做个几年节帅,但背叛了本地军人,估计人憎鬼厌,接下来几年只能进一步投向大帅,加速掏空两镇的家底。待到瓜熟蒂落,两镇四州之地,也就落入大帅怀中了。”

    “不知道以后凤翔镇会如何处理。这几年凤翔军换了两茬了,折宗本带去的麟州、邠宁两镇兵慢慢开始在当地扎根,若是时间拖长了,多半会尾大不掉啊。”

    “嘿,这是大帅的家事,我操心个什么劲。说了还得罪折家,大帅是明白人,心中应有数。”

    乐文<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683/"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683/</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