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都市 > 稳住别浪 > 第三百七十六章
    >    om,最快更新稳住别浪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顿早茶,五个人直接吃到了快中午的时候。

    原本说是不喝酒的,但到了中午,五个人还是转战回了堂子街的车行里,磊哥打电话让附近的馆子送了几个菜,又去马路对面的超市里提了几瓶白酒回来。

    最后喝散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最后酒桌安静了下来,罗青明显已经喝高了,朱大志和张林生这俩师兄弟拼了三轮后,算是同归于尽。

    磊哥喝酒收着量呢,没让自己喝多,眼看边上三个小年轻都安静了,磊哥才挪了挪屁股,坐到了陈诺的旁边来。

    “什么时候走?你说去那个什么不列颠?”

    “过几天吧。”陈诺看了看磊哥,笑道:“别紧张,这次去真没什么危险的事儿,我去找人。”

    磊哥心中一动,双手比划了一个长头发:“就之前见过的,那位?顶漂亮顶漂亮的?你管她叫老婆的?”

    “对。”

    磊哥点了点头。

    嗯,这么漂亮的老婆,是得哄回来才行。

    但……把那位哄回来的话,和金陵城的孙可可,俩人,咋摆么?

    不过,这是陈诺考虑的问题了。

    “需要我帮你办什么?买机票?还是弄护照?”磊哥皱眉道:“我回头找找人……护照的话……”

    “不是,这些都不用你办。”陈诺笑了笑:“就是家里的事情,你帮照顾一下。”

    磊哥点了点头:“这个肯定没问题。只要你不出事儿,家里你妈你妹子,都踏踏实实的。”

    “嗯,不光是照顾,还真有个事儿要你具体去看看的。”

    陈诺说着,低声道:“我妈,她在上班的单位,那个物业公司里,有个男人,好像是看上我妈了。”

    磊哥一听,顿时眼睛一瞪:“卧槽!谁啊?胆儿这么肥?想做你爸爸?”

    陈诺:“(⊙_⊙)?”

    不是,你不这么说,我倒是也忘记这么想了……

    陈诺心中有点古怪。

    磊哥瞪大了眼睛,满脸横肉的样子还有点凶,一拍桌子:“卧槽!卧槽了啊!!这人胆子大啊,敢招惹你妈?那不就是要占你便宜,做你便宜老子嘛!

    不行不行,这种事情可不行,你告诉我……就是那个物业公司的对吧!我明天就带几个人,去堵他!给他腿打折了!!”

    陈诺瞪眼看着磊哥义愤填膺的样子,沉默了会儿,才低声道:“……你这是,希望我妈守一辈子活寡?她才四十岁出头,有点残忍了吧?”

    “哈?”磊哥愣住了。

    怎么个意思?合着,这位小爷不是因为有人要泡自己亲妈而不爽?

    看着这个意思……怎么好像还有点乐见其成的样子?

    “她才四十岁,半辈子了,踩了两回坑,嫁了两个男人,都是没心肝的。就没遇到过一个好男人。还被一个男人害的坐了一回牢。

    一个女人活到这个份儿上,也太可怜了些。

    总不能让她现在就提前过老年人生活吧?

    就算是老太太,也还有夕阳红呢。”

    磊哥有点懵逼了:“……你的意思是?”

    “我是不反对的。”陈诺摇头,用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丢进嘴巴里,嚼了嚼,才缓缓道:“她苦了半辈子了,后半辈子,值得过些好日子的。

    那个男人,我回来的时候见了一面,看着人还行,言行举止,看着挺老实的一个人。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具体的情况还得多了解了解才行。”

    磊哥眨巴了眨巴眼皮——这下是有点懂了。

    “那个男人呢,名字叫侯长伟,是物业公司后勤的一个拉货的司机。应该就是个普通人家。具体的情况,你帮我去打听打听,探探他的底。

    若是人没问题,他和我妈怎么谈怎么交往,我就不管了,只要欧秀华她愿意,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也乐得见她后半辈子有个好的归宿。

    但有一条,若是查出来,这人有什么不好的毛病什么的……”

    说到这里,陈诺缓缓摇头,斩钉截铁道:“那可不行!她半辈子踩两回坑了,我不能让她在我眼皮子地下,踩第三回坑!”

    看着陈诺郑重的眼神,磊哥立刻点头:“行!你放心,这人我肯定给你查的清清楚楚的。”

    这种事儿,找别人都不合适,陈诺自己出马也不方便。找磊哥,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将来俩人在一起,小叶子可是要喊人家爸爸的……你以后……你就一点心里不犯别扭?”磊哥忍不住问道。

    其实有点不太理解的。

    按照华夏人的传统,当子女的,都不太乐意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别人在一起。

    换一个人当爸爸,这种事情,搁谁谁别扭。

    磊哥就不信了,放着诺爷这么大本事的人,要让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娶自己亲妈,当自己的后爹,心里能乐意?

    眼看磊哥一脸迷糊的样子,陈诺却乐了。

    他忽然拍了拍磊哥的肩膀,凑了过去,低声道:“磊哥,这里面的事儿你不明白。

    而且……你怕我别扭么?

    当时,你不也假扮过我爸爸么?”

    卧槽!

    最后这一句话出来,磊哥顿时出了一脑袋白毛汗,顿时酒都醒了小半,一个机灵就坐直了身子,瞪大眼睛赶紧道:“你,你都知道?”

    “对啊,都知道。”

    “不是!当时我可完全是被逼的!你那个老婆逼着我……我,我也是……”

    陈诺笑了:“行了,你当初是为了救我,又不是故意占我便宜。这事儿说起来还得谢谢你才对。”

    说完了,陈诺摆摆手:“过去了,就不提了。”

    磊哥擦了擦汗珠子,然后看着陈诺,确实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这才放宽了心。

    这时候,张林生和朱大志两人拼酒已经拼完了,两个家伙都是眼神发直的凑了过来。

    一年不见,张林生其实看起来变化挺大的。

    大概是和朱大志经常在一起练功,被这个愣头青坏嘴的家伙给带歪了,如今也习惯满嘴“老子老子”的说话。

    不过师兄弟关系倒是很好。

    “对了,陈诺,师傅那边……”张林生用力晃了晃脑袋:“你也要去一趟的。”

    陈诺点了点头。

    老蒋那边,对自己也很不错的,对小叶子也好,自己归来后,肯定要去拜访一下的。

    “师傅师娘一直都很挂念你,对你家里也照顾的,还去看过小叶子好几次。”张林生缓缓道:“知道你安全回来了,师傅师娘都会很高兴的。”

    “老蒋和宋师娘最近还好吧?”

    “嗯……师娘的病好像有点反复,师傅现在也不怎么教我们拳了,说我和大志已经出师了,可以自己练了。

    以前我们隔三差五的还去小树林跟师傅练拳,现在一个月都去不了两三次。

    我和朱大志找了个健身房,租了个练拳的场馆,自己每周去练个两三次。”

    陈诺听了,心中暗暗皱眉——老蒋不至于忙成这样吧?还是宋巧云的病又出问题了?

    他定了定神,就先把这个事情记在了心里,回头老蒋家里肯定是要去一趟的。

    朱大志却在旁边用力戳了戳磊哥。

    “你和陈诺说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诺听见了,扭头笑道:“要和我说什么?”

    朱大志哈哈一笑,正要开口,被磊哥一把巴掌扇在了脑门上,磊哥咳嗽了一下,才笑道:“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我姐夫要和我姐结婚了!”朱大志鬼叫了一声,然后又挨了磊哥一巴掌。

    陈诺乐了。

    “好事儿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什么时候办?”

    “就年底,就放在元旦头一天。晓娟说了,婚礼在年尾,新婚第一天就刚好是新年第一天,新气象,兆头也好。”

    陈诺感慨的笑了笑:“好事儿!磊哥,先恭喜你了。”

    张林生也在一边笑道:“磊哥还一直藏着不好意思讲,娶老婆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讲的。”

    磊哥琢磨了一下,笑道:“那个我结婚那天……“

    “我肯定要去啊。”陈诺笑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结婚那天呢……有个主婚人证婚人啥的,主婚人就让晓娟家的长辈,我家这边,我娘老子都不在了,证婚人的话,我想请诺爷你上台……你反正也是我们公司老板啊。”

    陈诺立刻摇头:“不妥。”

    开什么玩笑,自己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给磊哥这种老瓜皮,当证婚人?

    看着就荒唐啊。

    “那天我们几个都给你当伴郎,证婚人就算了,你找个年纪大点的长辈来吧。”陈诺笑道:“说好了,让晓娟把她漂亮的姐妹都拉来当伴娘,罗青和朱大志可还单身呢。”

    “好啊好啊!”旁边的罗青似乎也酒醒了一点,拍手笑道:“我爸上个月刚买了一台新款大奔,到时候我开来给你当头车!”

    “好,头车有了,后面的车队呢?你找婚庆公司定了车没有?”张林生问道。

    不等磊哥说话,朱大志就瞥了瞥嘴:“要我说,外面去找什么车队啊!咱们自家车那么多……”

    四人都扭头看朱大志。

    朱大志得意洋洋的抓了抓脑袋,笑道:“别以为我不懂啊!我可也仔细想过的!

    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合天地一共就是一百零八!

    要我说啊,咱们家车行的仓库里,那么多电动自行车呢!

    到时候,就弄一百零八辆电动自行车跟在后面!

    那场面,卧槽,想想就牛逼!我就敢打赌!全南京城,就绝没见过这样的!”

    四个人:“………………”

    陈诺脑补了一下那场面:结婚当天,头车一辆豪华大奔驰,扎着花车,贴着红色的双喜……

    后面跟着一百零八辆电动自行车,浩浩荡荡,招摇过市……

    这尼玛确实没见过啊!

    因为没人这么神经病啊!!!

    磊哥气的一巴掌把朱大志扇到桌子底下去了:“滚!这种场面,留着你将来结婚娶老婆给你自己用吧!”

    朱大志不服气,直着脖子顶道:“好啊!那就说定了!将来我娶老婆,你给我弄一百零八辆电动自行车跟后面!我告诉你,那场面绝对拉风!!”

    陈诺叹了口气,过去把大志拉了起来,扶着坐好,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道:“大志啊……”

    “哈?”

    “嗯,那个……以后你交女朋友了,结婚前,别把这个主意先跟人家女孩说啊。”

    “那当然不能先说,我要给她一个惊喜的!”

    “…………嗯,别说就对了。”

    害!

    要啥自行车啊……

    ·

    酒局散了后,各回各家。

    陈诺溜达着回家,先跑去了老字号的水西门鸭子店,买了一只正宗的金陵烤鸭,让店家切开两半后,再斩成块儿。

    两包老卤用塑料袋包着,一边放了一袋儿。

    然后提着,先去了趟金陵师范大学,偷偷的见了一下孙可可,把半只烤鸭给她塞宿舍窗户里了。

    然后,看了看时间,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八中去了。

    八中的教职工宿舍楼里,陈诺到了老将家门口,敲了敲门。

    没人应答。

    陈诺皱眉,精神力稍微一转,就确定了家里没人。

    陈诺想了想,提着烤鸭就下楼来,走到了马路上,边走就边拿出手机来,打一个给老蒋。

    才按下拨出,很快就听见提示音,对方已经关机。

    陈诺皱着眉放下了手机。

    琢磨了一下,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孙可可,让孙可可帮忙问一下老蒋最近的情况。

    这个事情,罗青和张林生都不知道,因为已经毕业了,都不在学校里。

    而且张林生都说了,老蒋现在连教他们练拳都不教了,好些天没见着师傅了。

    很快,孙可可就回电话了。

    孙校花问了老孙打听来的消息,说是老蒋这个学期请了长假,说是老婆生病,带老婆出去外地医院求医去了。

    开学前办的手续,走了已经两个多礼拜了。

    这就奇了怪了。

    这么看来,老蒋走的应该很着急……而且,连自己徒弟朱大志和张林生,都没告知一下,人就离开了。

    不合常理。

    陈诺想了想,又重新上楼去,直接就开了老蒋家的门,进屋里看了一圈。

    家里一看就是好些天没人住过了。

    东西倒是收拾的整整齐齐,但是明显,衣柜里的衣服少了很多,应该是收拾出门带走了。

    最让陈诺感觉到疑惑的……

    阳台上挂着的那只老蒋养的鸟……也没了。

    这带老婆出去治病,没道理还提着个鸟笼子走吧?

    或许是先托付给朋友照顾了?

    那也可以交代给自己徒弟啊,朱大志是个不靠谱的,但张林生还是很靠谱的啊,完全可以把鸟交给张林生喂养一些日子啊。

    陈诺想着,就离开了老蒋家。

    出来的时候,在楼下还差点遇到了下班回来的杨晓艺。

    陈诺立刻闪身到了电线杆子后面,躲着杨晓艺,等对方上楼去了,这才出来。

    陈诺和孙可可说好了,自己回来的事情,先不和老孙两口子说……

    因为想不到一个能说的过去的合理的借口。

    就只能先暂时这么拖着,到时候看情况见机行事。

    ·

    离开了八中,陈诺回到了家里。

    小叶子已经放学回来了,欧秀华正在做晚饭,眼看陈诺回来了,心中才踏实了。

    “喝酒了?”欧秀华闻到了陈诺身上沾的酒气。

    “嗯,喝了一点。”陈诺笑道:“别担心,我不是和你说了,今天我去见磊哥他们么。”

    欧秀华点了点头:“嗯,你不在家的这一年,磊哥和林生,还有你的那个同学罗青,都很照顾咱们的,你回来了,去见见人家,好好谢一谢。

    应该的!”

    “放心,我没喝多,就是衣服上弄了些酒气。”

    陈诺笑着把烤鸭放在了餐桌上,又去里屋里,看来一下正在愁眉苦脸写作业的小叶子,然后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小叶子自然是想跟陈诺玩会儿的,但上了小学后,作业这个东西,就成为了孩子最大的苦恼。

    欧秀华对女儿要求很严格,不写完作业是绝不许玩的。

    而且,今天吃过晚饭后,欧秀华还要去单位上一个晚班。

    陈诺回到了房间里,挂上门后,先拿出笔记本电脑来,又翻出了一个章鱼怪网站的小号U盘来。

    登陆网站后,搜索“浮生何必言”(老蒋在章鱼怪网站上的ID)。

    想了想,陈诺给对方发送了一条私信。

    “有人把你推荐给我,说你做事很妥当。有一个委托,会有点危险,但价格很高,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和我联系。”

    写完之后,点击了发送。

    发送之后,陈诺等了几分钟,没有回复,就先出了卧室,去客厅吃晚饭了。

    欧秀华一边监督着小叶子快速吃饭,一边交代陈诺一些事情:“晚上我大概要十点多才能回来。一会儿你吃过饭,盯着小叶子把作业写完,她有些不会的,你就辅导辅导她。

    写完了,最多允许她看半个小时的动画片,就让她赶紧上床睡觉去。

    碗筷不用洗,你放着我晚上回来收拾就行。”

    陈诺想了想:“晚班十点多回来,不安全,我去接你吧。”

    “不用。”欧秀华摇头笑道:“来回全程都是大马路,路灯都亮堂堂的,我也不走什么小路小巷子的,我自己骑车就行。”

    陈诺想了想:“以后排班尽量少排晚班吧。”

    “不行的,我早上要送小叶子去学校,送完孩子去单位就来不及上早班了,所以我都尽量跟人换晚班的。”

    “以后早上送小叶子,我来吧。”

    “再说吧,回头我们再商量。”欧秀华似乎真的赶时间,划拉完了自己碗里的饭,就起身去换衣服出门上班去了。

    陈诺在家里,陪着小叶子吃晚饭,然后妹妹写作业,陈诺自己把桌子收拾了,碗筷也洗了,剩下的饭菜也放了冰箱。

    出来陪小叶子写了会儿作业。

    看电视,终于还是陈诺心软,欧秀华交代的只允许看半个小时,但陈诺却放任小叶子看了一个小时,才关上了电视机。

    还好小叶子懂事,也不缠闹,乖乖的自己去洗脸刷牙,然后上床睡觉。

    陈诺坐在床边陪了会儿,看着叶子眼皮已经合着很沉了,才静静的走出了房间,把房门半掩着。

    回到自己的屋里,陈诺又看了一眼章鱼怪的网站。

    “浮生何必言”还没有回话。

    又打了一次老蒋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陈诺看了一眼时间,心中想了想,就先留了一丝精神力触角,留在了家里,就放在了小叶子的卧室外。

    然后,陈诺出门了。

    欧秀华的单位物业公司外,陈诺看见了欧秀华推着自行车走了出来,然后很快,侯长伟也出来了。

    今天侯长伟没有开那辆面包车,而是也推了个自行车,然后和欧秀华说了几句话。

    欧秀华明显有些不好意思,但侯长伟坚持之下,就跟着欧秀华一路骑着自行车回来。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骑到了陈家的小区门口,欧秀华和侯长伟说了两句话后,就催促侯长伟快回家去。

    送走了侯长伟,欧秀华明显神色有点无奈,转过身来推着自行车往小区里走,才一抬头,就看见陈诺站在小区门口对自己正在微笑。

    欧秀华顿时脸色就有点尴尬。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下来买东西。”陈诺笑着,随手晃了晃刚刚从旁边超市里买来的一罐可乐。

    欧秀华清了清嗓子,低声道:“那个……他,他说太晚了,就顺路送我回来。”

    陈诺笑了笑:“嗯,挺好的。”

    “啊?”

    “开车太快了,一脚油门下去,没几分钟就到家了。”陈诺乐道:“骑车好,慢慢悠悠的,这天也不凉,风还暖着,一路上还能多说几句话。”

    欧秀华顿时脸一红,摇头道:“胡说八道。”

    一低头,推着车就进了小区里。

    回到家里,欧秀华也没心思和陈诺说什么,大概也是不好意思,洗漱后就快速回房间休息了。

    陈诺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又看了一眼电脑里的章鱼怪网站……

    老蒋,还是没回消息。

    ·

    【一号了,有保底月票的请支持一下~】

    ·&amp;lt;/div&amp;gt;<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685/"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685/</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