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游戏 > 术师手册 > 第336章我才不会上当呢
    福音时间9点,正在处理公务的琴娜感觉到纹章准时发热。

    因为是自负盈亏的私家梦境,家族转生梦境每一次启动都需要消耗大量资源,所以每天只开放4个小时,从20点到24点。

    因此不可能所有人都一窝蜂进入梦境,不然森海瑟尔区会直接瘫痪的。

    下班人员没有限制,到了8点纹章就会准时发热,而需要晚间值班的工作人员,都需要按照计划分批次进入梦境,保证每个职能单位仍然能正常运转。这种安排是强制性的,没到你的时间段,你的纹章根本不会发热,至于如何合理分配,那当然是由伟大的福音统筹安排。

    跟普通人对福音的憧憬不一样,作为经常使用福音的族长,琴娜对福音的强大与准确有着更深刻理解,因此她对编织盛典的《美术榜》深信不疑。

    据她调查,不仅仅是梵牧拉其他家族,整个福音国度都开始战略储备物资,所有势力都在准备抗衡即将到来的未知灾难。

    虽然森海瑟尔在梵牧拉是六分之一城主,但与整个福音相比,也不过是一个小家族;在足以灭国摧城的灾难面前,也只是需要苟且偷生的蝼蚁。

    琴娜心里很着急,五十年对她而言并不遥远,她很可能会亲眼看见森海瑟尔的末路。但她表面上却一点都不能急,她是整个家族的精气神顶梁柱,所有人都可以忧惧,唯独她绝不能漏出一点破绽。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庇护安楠等人的原因。

    将安楠亚修送出去只不过是为家族锦上添花,对未来大局于事无补;但如果安楠等人能获得神主愿望,那她就有雪中送炭挟恩图报的资格。

    那份契约只是将安楠稳住留下来的诱饵,现在他们人都在森海瑟尔,今晚都得进入家族梦境,这才是琴娜的杀招。

    威逼利诱从来不是扩张的正途,唯有爱与家族,才能永远地将对方变成家人。

    不过,安楠应该一开始就看穿她的心思了。

    琴娜对这个女儿哪都不满意,但唯独坏心眼这方面,她们母女可谓是棋逢敌手。

    但看出归看出,安楠依然要乖乖踩入她的陷阱,琴娜最喜欢就是看见女儿满脸不爽又不得不屈服她的表情。

    没有人知道,琴娜是故意将安楠教育成这样:聪慧、狡诈又充满叛逆。

    作为一名天才术师,家族族长,圣域红帽,琴娜已经好久都没遇到合适的对手了。她本身也没几个朋友,就算有,也绝对不敢跟她顶撞抗衡,再加上精灵漫长的生命,琴娜也终于感觉有些无聊。

    于是她打算为自己创造一个对手,一个玩伴,一个敌人——还有谁比自己女儿更值得培养呢?

    给安楠制造了足够的童年阴影后,琴娜便放她离开继承多蓝家业,等着她回来报仇雪恨的这一天。无论她是来争夺家业也好,毁灭森海瑟尔也好,琴娜就指望着跟安楠斗智斗勇来度过无聊的下半生。

    虽然琴娜看上去在觊觎多蓝家业,但还是那句话,对现在的森海瑟尔而言,多蓝的秘密传承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不可能令家族更进一步。抢夺多蓝传承,只不过是琴娜继续欺负安楠的理由之一。

    然而编织盛典恰好预兆未来会爆发灾难,多蓝的传承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这可能就是欺负女儿应得的奖赏吧。

    不过……安楠是不是该结婚了?

    刚开始看见莉丝的时候,琴娜还以为这是安楠跟亚修的孩子——没办法,毕竟从《美术榜》上看,安楠居然给亚修画肖像画,而且安楠似乎还是被亚修强迫画的,然而现在的亚修却是安楠契约的员工,这关系随随便便就能脑补出十万字的下克上扭曲爱恨。

    虽然看上去好像还没发生什么火花,但琴娜还是很相信编织盛典的,现在没有,未来肯定也有。

    如果我派其他人勾走亚修,会不会进一步激起安楠的斗志呢?最好还是派一个安楠认识的人……诺娜就不错……

    琴娜一边想着,一边沉入家族梦境。

    她没有过多停留初始之地,直接进入一个橙色的泡沫,然后摇身一变女精灵糕点师,降临到糕点工厂。

    许多人都猜测族长在梦境里会做什么,有人猜琴娜会去大逃杀泡沫,有人猜琴娜肯定喜欢当拷问官,还有人觉得琴娜会参加狂欢滥交派对……从没人会猜到,琴娜居然喜欢在梦境里做蛋糕巧克力。

    其实琴娜也没想过,只是以前安楠喜欢吃甜点,她就故意亲手做出甜点,等小安楠凑过来要吃的时候,她就给小安楠提出各种不可能的要求。等小安楠失败后坐在一旁馋得要哭,她就慢悠悠享用自己做的糕点,这份快乐令准备糕点的过程也变成一场有趣的事。

    糕点工厂泡沫向来是梦境里的冷门地带,一般就只有那几位有相同爱好的族人,因此琴娜今晚一来,就注意到多了一位没见过的新面孔。

    她瞥了一眼,便专注于自己的事。她今晚想做一份黑森林蛋糕,以前也给安楠做过,可惜那次小安楠还是没能完成她提出的要求,所以琴娜直接将黑森林蛋糕糊小安楠脸上了。

    啪!

    琴娜顿了一下,那个新人打发奶油的时候将盘子打出去了。

    别管他,别管他……

    啪!咚!咣!啪!

    在他又一次打翻奶油碗的时候,琴娜实在是忍无可忍,走过去问道:“你到底会不会——”

    斥责声戛然而止。

    在琴娜眼前,是一位摔到地上的笨拙精灵少年。他长得颇为秀气,身体小巧玲珑但并不瘦弱,软乎乎的仿佛一捏就能捏出牛奶,奶白色的肌肤透出苹果般的殷红,薄嘴唇微微抿着,大大的眼睛里藏着黄金色的眼眸,让人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尖尖的精灵耳微微颤动,脸上挂着羞涩的傻笑,厨师服是暗红的渐变色,双腿穿着黑色过膝袜,只露出一小截雪白的大腿,黑白对比强烈。

    软塌塌的奶油弄得满身都是,连他的鼻尖都沾上一点,但完全不显得脏,反倒像是黑森林蛋糕上的奶油点缀般,简直是堪比艺术品的甜品。

    “不好意思,我不太会做蛋糕……”他盯着地板,脸红得仿佛要滴血:“打扰到你了……”

    “没关系。”

    琴娜发出了她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将少年扶起来,强忍着将他直接抱住的念头,语气略微急促地问道:“你想做什么蛋糕?”

    “红丝绒蛋糕。”少年说道:“我妹妹喜欢吃,我想在梦境里学会,然后现实里做出来给她吃。”

    “那我教你怎么做吧。”琴娜不分由说直接抓住他的双手,顺势将他揽入怀里:“首先,我教你怎么打发奶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亚……”

    琴娜心里一动,但看见少年认真的表情,还是忍不住伸手抹掉他鼻尖的奶油,放入自己嘴里吃掉。

    ......

    ...

    来到初始梦境,安楠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距离上次进入梦境,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还是未成年人,只能待在设定好的单人儿童乐园。如果说家族转生梦境是一个大海,那她顶多是曾经在沙滩捡了一下贝壳。

    班戟那番话,并不仅仅是警告员工,也是在提醒她这个老板:别以为坐过幼儿园的车,就以为自己也能坐成人大学的车了。

    紫飞蛾虽然跟管家闹别扭,但她并非听不进劝的叛逆小女孩——她的叛逆只会针对她的母亲——因此她打算就待在自己的个人梦境里玩,安安分分度过这几天。

    反正谈恋爱是员工的工作,安楠不需要也没资格竞争第二份榜单的位置。对于她这种从小就出生在福音的原住民而言,福音早就编织好她的未来,根本不会承认她身上还存在未知的‘可能性’。

    不过……我要玩什么呢?

    在梦境里,思考是一种很多余的体力劳动,当安楠回过神来,梦境已经变成她最熟悉的儿童乐园。

    在她小时候,这里就是她最期待的地方,因为妈妈没法进入这里,她可以尽情地玩耍,尽情地吃蛋糕,尽情地涂鸦,尽情地说脏话,完全不用顾忌琴娜的脸色。

    安楠发现自己也变成六七岁时的模样,穿着她蓬松的紫色公主裙。

    她其实本人对紫色没多大的热诚,但因为琴娜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紫色。凡是琴娜讨厌的,她就喜欢。

    在脱离森海瑟尔之前,她唯一能穿紫色衣服的地方,就是梦境。

    这里是她的梦境,她无法隐瞒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幸好梦境里发生的一切没人知道,不然被那群人知道自己这么孩子气,安楠都不知道怎么维持自己的威严。

    既然没别人……

    安楠眼睛灵动,直接躺在地上,像滚筒一样滚进儿童乐园,然后钻进沙坑里玩沙子,坐旋转木马,荡秋千,滑滑梯……

    好无聊。

    虽然对童年充满情怀,但实际玩了一下,安楠就感觉好没意思。毕竟她也过了那个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年龄,已经变成一个无聊的成年人了,再回头玩沙子实在是有点提不起劲。

    更重要是,只有她一个人玩,也太寂寞了。

    小时候可以一个人玩,是因为她有小熊朋友,小狐狸朋友,小猫朋友,但长大了只有小熊玩偶、小狐狸玩偶和小猫玩偶。

    如果能找到朋友……

    就当安楠心里浮现出这个想法,便听见旁边滑梯传来呲溜的声音——有人进入了她的梦境!

    “美丽的小公主,我可以陪你一起玩吗?”

    她转头一看,发现是一位比(现在的)她大不了多少的稚嫩少年,一头鸦羽色的黑短发,但比正常短发稍长,发丝没过耳朵,接近肩膀,薄嘴唇微微抿着露出浅笑,眼眸湛蓝满是笑意。他穿着白底金丝的礼服,左肩的金色披肩熠熠生辉,白色运动短靴一尘不染,简直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他很自然地牵起安楠的小手:“公主,你叫什么名字?”

    安楠的理性在尖叫:家族梦境是很危险的……赶紧让他离开……不然深陷其中……赶紧让他离开……你不需要完成任务……赶紧让他离开!

    “小安。”她低着头红着脸:“你呢?”

    理性溃不成军。

    “叫我小修就好。”少年笑道:“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安楠心里一动,但还是被少年拉着过去玩跷跷板,浑身洋溢着充满孩子气的雀跃。

    ......

    ...

    又一次跑错机制。

    又一次团灭。

    又一次被踢出队伍。

    亚修退出游戏,待在游戏舱沉思片刻,最后唤出福音书:「福音,有没有那种,就是可以即时提醒我下一个机制是什么,可以让我这种……嗯……残疾玩家也能顺利过本的游戏轮椅?」

    「我不是想偷懒,但记机制这种单纯就是体力重复劳动,如果能省还是省掉吧,毕竟我的时间十分宝贵,你明白吧?」

    福音书:「拈花惹草的冕下,您不用向我介绍,只需要10点积分,福音立刻为你安装最新的史诗团本轮椅。」

    嗯?

    亚修:「为什么我的称呼多了一些形容词?」

    福音书:「水性杨花的冕下,这是随机昵称机制,请不用在意。如果您十分在意,可以消耗50积分——」

    「不,我不在意。」

    亚修懂了,这就像是庙里算命佬开口‘你额头发黑有血光之灾’一样,用来勾引顾客冲动消费的伎俩……怪不得服务态度这么好,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才不会上当呢!<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676/"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676/</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