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科幻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177章是不是有点超重?
    风羿是真担心自己在沼泽染上了寄生虫。

    野生的蛇确实有各种寄生虫,有内寄生也有外寄生,风羿不把自己当蛇,但能参考一下蛇这种生物。

    抓巨蟒之前,风羿每天回到居住区酒店,也就最后那几天在沼泽过夜。食物方面还好,每天回去也注意清洁。

    他没吃生食,在沼泽饮水也会注意,要么自己带的瓶装水,要么是过滤烧开的。他们是进沼泽抓蛇,而不是去那里拍荒野生存类纪录片,物质上相对来说准备比较充分,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联系相关人员补货,只需要额外支付一笔费用。

    因此,风羿不担心内寄生虫,他担心的是外寄生,比如能扒在鳞片里的那些。

    他曾赤着脚在草地上四处走,而且赤脚走的时候他脚底有鳞片,走动时鳞片之间是有缝隙的!

    还有抓巨蟒的时候,尾巴放出来,在野外水里扑腾过。

    抓巨蟒之后,为了“造假”,跑水里再次扑腾,在草地上打滚过。

    那时候也没有仔细检查,直到回酒店才清洗。

    身上没什么虫咬的伤,但,也许拟态不明显,本体形态明显?

    但是本体形态好像也没看出什么,也没有任何不适感。

    风羿甩着尾巴尖,一脸严肃。

    保险起见,还是让医生检查一下。同时也能试探试探这位新员工。

    等下楼的时候,风羿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在担心寄生虫的事。

    小戊医生正在跟管家聊营养学的事。

    风羿看向小戊,“明天就是除夕,你有别的安排吗?没有的话,就在这里一起过年?”

    小戊医生应下了。以前过年他基本是在忙碌中度过的,这是近些年来,第一次如此悠闲。

    风羿又跟管家说起甲乙丙丁的事。他刚才问了那四个。

    小丙表示他原本的计划就是明天回来跟管家一起过年,明天早上到,顺便带回一些新鲜食材。

    小乙刚参加完一个金融圈的小聚会,明天没什么重要安排,既然风羿回来了,他也打回来一起过年。

    小甲和小丁,已经在回程的飞机上。他们也和小丙一样,原计划就是回来一起过年,可能今晚就到了,比小丙还早一步。

    知道又有新同事,四人相当兴奋——

    小戊医生终于来了!

    抗毒血清终于可以准备了吗!!

    由于小丙不在家,管家年纪又这么大了,风羿当然不会让他一个人准备餐食。管家只准备他自己吃的还行,多人餐负担太大。

    风羿直接在外卖平台选了一家评分不错的酒店点餐。

    等到餐食送达,小戊医生看着满桌的饭菜,傻眼。他正准备问一问“是不是还有其他人过来”,就见管家拿出来两份餐盘,递给他一份。

    “分餐制?”小戊问。

    风羿点头,示意他和管家先分,“吃什么,吃多少,你们先把自己的那份分了。”

    小戊医生赞成分餐制,更放心,洁癖卫生什么的先不提,跟风羿一起吃饭是要承受很大心理压力的!据他了解到的信息,这位带毒牙。

    风羿在外吃饭会有所控制,吃得也不多,在家会更随意。要是一起吃饭,风羿不经意间漏点毒……

    小戊现在还不知道风羿的毒液是哪种性质,多防备点更保险。

    分好自己的那份,小戊医生看着桌上的饭菜,想着是不是点得太多?

    然后他就知道了,他跟管家把自己的分出来,剩下的全由风羿搞定。

    管家还一脸慈爱看着风羿,“去弗州受苦了!”

    “不苦,除了吃不饱,其他都还好。”风羿说。

    “瘦了瘦了!”

    反正管家是这么认为。

    小戊医生对风羿了解不多,不知道风羿去弗州之前是什么样,不知道风羿是不是真瘦了。

    开始吃饭之后,管家就不怎么说话了,小戊医生心中有很多疑问,但现在好像也不是说话的时候,毕竟……

    他看向正猛吃的风羿。

    从职业角度看,这个进食的频率和食量容易消化不良,胃的负担会很重。

    但是想到风羿的特殊,以及管家那副并不觉得有问题的慈爱表情,进食的这个问题先压在心里,慢慢观察。

    而随着风羿逐渐解决桌上的饭菜,小戊医生心里有了谱。

    新老板,食量很大。

    消化极好。

    而且,风羿吃完之后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

    对一般人来说,如此大量的食物,已经超出了胃容量,但风羿不仅将这些吃光了,还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些消化。

    没变的只是表面上,内里,食物已经被转化为能量储存在无法看到的地方,也可能是储存在某些特定的组织器官。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种族。

    不能以常理待之。

    小戊医生调整自己的心态。

    饭后,风羿带着这位医生去实验室。

    地下医疗实验室里,一些基础的仪器早已经安装好,风羿也跟他说了刚下单的那些仪器,“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哪些急用,哪些稍缓,整理个文档给我。”

    “行。”

    小戊医生观察着这个实验室,对这里还算满意。如果没有别的意外,他以后会在这里待很久,工作的地方当然希望设备完善。

    大致看了一圈,还要补哪些东西,他心中有了数。设备不是一下子就能补齐的,急用的他会先给风羿说。

    设备的事先放到一边,这里有些布置很特别,很值得分析。

    比如那个疑似是做基础检查的房间,床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不算特别宽,但格外长,他没能挪动,可能是固定住了。

    这样一张检查床,足够放成年大型咸水鳄了。

    其他的布置,用料也格外厚实的样子,也许是担心一般的用具会被轻易毁坏。

    墙上一些物件装得有高有低,从这些用料和布置上,小戊也能得出一些信息——

    1.这里的装修适合老板的另一种形态。

    2.他这瘦弱的身板可能扛不住老板一击。

    在小戊医生熟悉工作环境的时候,风羿的牙又痒了。

    “小戊医生,现在方便看牙吗?”风羿问。

    “当然,私人医生时刻待命!”

    小戊医生也激动,终于能接触到传说中的毒牙了?

    迅速将工具箱提过来,戴上两层手套,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双金属手套。

    风羿:“……”

    小戊医生:“请您一定控制住自己!”

    他不知道这位新老板的咬合力如何,如果一激动咬下来,若单单只是牙刺破手没关系,但漏点毒出来就完蛋了。所以,保险起见,在抗毒血清没弄出来之前,还是别被咬伤。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当风羿将折叠起来的两颗大毒牙弹出来的时候,小戊医生还是觉得后背一寒。

    当然,抱着敬畏心态的同时,更多的是兴奋。

    小戊医生在观察毒牙的时候,风羿也在留意这位的情绪变化,对这位新员工,他并没有完全信任。

    看了牙,小戊医生又问风羿的感受。

    “就是牙痒,想咬东西。”风羿说。

    小戊面色越发严肃,认真说道:“再次请您一定控制住自己!明天小丙厨师会回来,可以让他做一些适合的磨牙食物,缓解这种不适。”

    风羿也是这么想的。

    小戊继续检查牙齿。他知道这位新老板在注意他,这种感觉,就像是头顶上卧着个庞然巨兽,稍有异动就可能被一巴掌拍死的那种。

    人们常说野兽的直觉,有些野兽善于捕捉情绪变化的微信息。小戊心下认为,这位新老板的直觉,很可能比野兽更强。

    他没什么异心,可一直被这么盯着,还是相当有压力的。

    但是,对新事物的好奇和兴奋,又胜过了那种畏惧感。

    小戊瞬间将压力抛开,双眼紧盯面前这对毒牙。

    真神奇,这样两颗大尖牙竟然能完全折叠隐藏在口腔里!

    要不是顾忌毒液,他真的很想摸一摸质感,看看这两颗牙与自然界那些蛇有什么不同。这应该更像,管牙毒蛇的牙?

    心中情绪翻涌,但本职工作还是要认真做的。

    “没有看出这两颗牙有脱落的迹象,也未发现新牙萌出。可能现在只是处于变化初期,并不明显,在此之前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天多观察它的变化。”小戊说。

    “嗯。”这个结果,风羿早有猜测。他的感觉是,不会长新牙,只是两颗大牙自己的变化。

    “其他的,您很注意牙齿的护理,它们都很健康……”小戊医生稍稍停顿,继续道,“请问,您还有其他需要检查的吗?”

    风羿想了想,“那就顺便看一下鳞片。”

    看有没有寄生虫。

    “我先去楼上换身便装。”

    风羿说完,准备上楼换衣服。

    走出实验室就见管家等在门口,手上还托着一套特制款睡袍,也是风羿口中的“便装”。

    “我想,你可能需要这个。”管家将衣服递给风羿,然后跟着风羿进实验室。

    风羿走进检查室旁边的换衣间。

    管家问了小戊刚才有没有检查牙齿,检查出来是个什么情况。虽然不怎么喜欢那两颗牙,但也得有所了解,这些都要补充进他的笔记本里。

    正说着,风羿从换衣间出来。

    小戊呼吸一滞,他的视线先被那一半带鳞片的大尾巴吸引。

    再多的心理准备,亲眼看到时候还是受到极大的震撼。

    世上当真有如此神奇的种族!

    他想到了曾经在某个博物馆,看到的出土文物上的画。

    真的存在啊……

    极度兴奋,同时又有深深的疑惑。

    这究竟是怎么变化的呢?

    巨大的心理冲击,以至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戊医生视线上移,然后,仰视。

    他跟风羿身高差不了太多,但是现在变成了需要仰视。再看看拖在地上的尾巴。

    明白检查室的床为什么那么长了。

    风羿刚躺在检查床,管家拿着毛巾过来了,满脸心疼地给他擦尾巴,“还是受苦了,鳞片没之前那么光泽!得好好补一补!”

    风羿:“……”

    相比之下,这老头刚才问牙齿的时候态度真真平淡!

    小戊没注意到管家这种差别态度,他现在全部心神都放在风羿的尾巴上。

    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绪,金属手套摘下,走过去给风羿检查尾巴。

    伸手按了按。

    结实,充满力量,无法与之抗衡的感觉。

    小戊想起了一个问题。

    如果是人,一两个月或者更久,躺着不动或极少运动,身体会得到一种“不需要肌肉”的信号,相关信使分子会接收到这种信号并传递信息,然后分泌酶去分解肌肉。

    而蛇,即便一两个月甚至更久,宅着不动,肌肉也不见僵硬,只要猎物靠近,就能深切感受什么叫死亡绞杀。

    ————————

    肌肉:各方面注意!各方面注意!我的使用率已经降低,且长时间处于低耗状态!

    信使:收到!你先退了吧!酶武器准备!

    肌肉:宅,不想动,接下来怎么搞?上面有什么指示?

    信使:信号接收中……接收中……

    (一个月后)

    肌肉:喂?喂??有tm谁在吗?!!

    信使:信号接受中……接收中……

    ————————

    小戊不知道风羿属于哪种情况,又或者两种都有?可惜现在他还处于试用期,风羿也不会跟他说太多,只能先观察观察。

    小心托起尾巴尖……有点沉。

    尾巴尖有点痕迹,但不明显。

    小戊想将尾巴翻动一下,托着尾巴尖抬了抬。

    没抬动。

    小戊:???

    看着面前这条尾巴,面上难得出现疑惑和迷茫。

    风羿和管家都看向他。

    小戊:“咳……能不能请您,翻个身?”

    风羿动了动尾巴。

    刚才怎么都抬不动的尾巴,很快转了个向。

    灵活,随意,给人一种“这尾巴一点都不重”的错觉。

    “还需要做什么?”风羿问。

    “不,不必了。”

    小戊医生检查完,说道,“只尾尖有少许寄生生物存在过的痕迹,不明显,下一次蜕皮就会消失。到时候蜕完皮再看看,确认一下。”

    这话让风羿放心不少,但也担心,下一次再去野外,是不是还有可能沾上寄生虫?

    尾巴尖就是脚,当时脚底在草地上走的时间比较长,确实给了寄生生物更多的可乘之机。

    “我还能赤脚走路吗?带鳞片的那种?”风羿问。

    “您的皮肤屏障比较强,一般的寄生虫无法对您造成实质伤害,并不需要担心。”小戊说。

    这话风羿听懂了。

    皮厚,防御强。

    一般的物理和化学伤害基本可以无视。

    检查完,风羿上楼去打电话,他要问白律年夜饭的事,如果要订餐,现在还能不能订到。

    风羿离开后,小戊问管家:

    “老板他,是不是……有点……超重?”

    管家:“恰恰相反,出国参加一次活动,回来人都清减许多!”

    小戊:……清减???<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221/"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221/</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