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穿越 > 冠冕唐皇 > 1007释奠礼成,齿胄为继
    随着雍王仪驾驶出皇城,庞大的参礼队伍便再次动了起来,直向位于街南兴道坊的国子监外廨。

    路程虽只一街之隔,但队伍行走的速度却并不快,实在是沿途观礼的民众太过热情,尽管有禁卫将士提前布置了警戒,汹涌而来的民众们仍将宽阔的御街挤占了将近一半的空间。而且在视野所及的范围内,连接纵横两条主街的路口处仍然有人潮不断的涌出。

    往常的释奠礼虽然也是京中晚春一大盛事,但参与者主要还是包括科举生员在内的士林中人,普通民众们或许会凑个热闹,但绝大多数都不会全程跟随。

    眼下热闹的情形并不常见,原因自然主要还是雍王殿下参与典礼。过往多年,圣人将这爱子保护的太好,以至于世道中人无不充满了期待与好奇,如今乍一入世,难免会引起群众围观。

    好在类似的情况朝臣们也有考虑到,今年释奠礼的守备力量也较之往年增强倍余,由京营大将王孝杰亲自坐镇控场,群情虽然踊跃,也难冲破禁军将士们层叠严密的防守。

    尽管场面仍算有序,但四面群众不断呼喊所汇聚而成的嘈杂声浪仍然让人感觉不安。

    王方庆等大臣们不免担心第一次参加典礼的雍王殿下或会惊悸失态,纷纷靠近雍王的车驾以贴身守护指点。

    雍王车驾乃是视野开阔的四望车,虽有薄纱垂帷,但也不能尽阻阳光与视线的投入。王方庆等人靠近过来的时候,便见到雍王端坐车中,对车外的嘈杂恍若未觉,不免略感安心,同时为雍王的少年沉静而感到欣慰。

    但其实在众人所不能清晰望见的车中,雍王的神情也并未如姿态所表现的那样淡定。

    群众欢呼的热闹场景,他并不是没有见过,可往年凡所见闻,群众们的欢呼声那都是献给他的父亲。

    李道奴也并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这一份热烈欢腾中所蕴含的压力。

    那些人眼的关注与不绝于耳的欢呼声,简直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而他则就像是波涛中的一叶小舟,心里由衷的生出一股乏力感,更下意识便觉得自己尚不足以承受这一份荣光与期许。

    他虽然端坐不动,但掌心里的汗水却不断涌出、擦之不尽,周身更觉燥热难耐,到最后昏昏沉沉的思绪中只剩下一个念头,绝不能形容露怯、辱没了阿耶的神武英名。

    车驾自朱雀门行至兴道坊的东门只用了一刻钟有余,但车中的雍王紧张之下却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恍惚间只觉得似是一瞬、又好像极为漫长,车驾便缓缓的停了下来。

    “请雍王殿下落车!”

    周遭虽然声浪嘈杂,但李道奴仍然捕捉到了国子监祭酒王方庆的声音,他受封未久,对于这一新身份还没有足够的代入感,直到王方庆再呼喊了第二遍,才在心中骤作一警,抬手重重的按在随驾的小宦者肩上,深作几番呼吸,然后才在车中站起身来,缓缓地步下车驾。

    抬眼见到雍王脸色紧绷,王方庆自知这位殿下颇为紧张,趋行入前一手扶住雍王的手臂,微笑着低声说道:“天道之下,殿下便是圣人嫡血延传,斯景斯情、邦国社稷,俱圣人掌覆之内。万民感遇圣恩,因有忘情呐喊,此皆圣人德泽荫给,殿下因缘享之,理所当然。”

    “民情之重,小王今始有知。虽无担山扛鼎之力,主上恩泽垂授,亦可战战临之。”

    听到王方庆的话,雍王心绪略定,在车前站稳之后,便抬眼环顾于四周,近前朝臣贲士林立,更远处则就是无数期待的张望眼神。

    他站在远处,向着四方观礼之众略作欠身颔首,而这一举动又引得周遭欢声雷动,能够直视端详的民众们无不为雍王的举止镇定而鼓掌喝彩。

    这时候,时间也恰好到达了正午,兴道坊中彩旗悬陈,自坊门处一直延伸到国子监外廨前。诸礼官入前唱礼,雍王便在朝士并诸贡士们的簇拥之下往坊中行去。

    这时候,朱雀大街南北仍然不断的有民众闻讯后蜂拥赶来,但已经占据不到观礼的好位置。随着参礼队伍完全走入坊中,整座兴道坊也被禁军将士们团团把守起来。

    那些无缘得见雍王风采的看客们自是满心的遗憾,仍然徘徊在坊外不肯散去,一边向先行赶来的人打听雍王神采举止如何,一边在拥挤中艰难向前移动。

    进入兴道坊后,环境倒不再像行途中那么嘈杂,雍王也变得更加镇定从容,脸上也渐渐流露出印象深刻、酷似其父的和煦笑容,在礼官们的指点下一步一行,径直走入了设在国子监外廨的孔子庙中。

    接下来,各种礼事便依序进行,伴随着庄严肃穆的宫县礼乐声,国子监生徒们在孔庙前作列队为六佾之舞,作为孔庙祝献的雍王、国子监祭酒王方庆以及孔宣父阙里官长的兖州刺史徐坚依次进入孔庙之中献拜先圣。

    三献完成之后,便轮到张九龄等参礼贡士们依次入庙祭拜先圣,至于其他的朝臣举人们,则就只能在典礼范围外列队参观。

    一场流程进行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当雍王等人再次走出庙堂的时候,便宣告礼成。不过整场释奠礼眼下也只进行过半,之后还会有大儒讲经等活动进行。

    国朝并不独尊儒教,道教作为宗家显学、佛教则在民间拥有广泛的基础,因此在接下来的讲学中也有两教代表人物参加。

    特别在开元七年开始,道举也成为科举常设的科目之一,所以今日讲经内容对于之后举行的科举也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按照原本的典礼流程,皇帝或皇太子主持释奠礼的话,基本上也会参加接下来的讲经。

    但是今天除了释奠礼之外,还要举行雍王的齿胄礼,所以在完成献礼之后,雍王便不再继续逗留,由礼部侍郎张说主持接下来的三教讲经,雍王则在王方庆等人的陪同下离开孔庙,前往国子监的外廨直堂。

    跟场面盛大的释奠礼相比,齿胄礼则就比较私人化。

    齿即就是年齿长幼、胄则是官门贵胄,所谓的齿胄礼,便是天家子嗣入读国学,与诸同窗叙论年齿、定分长幼的礼节,虽皇子入学也要循年齿而定先后、不以身份而立尊卑,也就是雍王的入学礼。

    此时在国子监直堂中,新领昭文馆大学士的杨再思等人早已经等候在此,眼见雍王在孔庙礼成后便纷纷出堂迎接。

    孔庙一番繁礼进行下来,雍王已经略显疲惫,众人也都不便催促,便给雍王留出半个时辰略作休息。

    国子监庑舍中,李道奴刚刚换下已经汗津津的礼袍、穿上学子袍服,房门便被人敲响,并伴随着有些粗野的呼喊声:“道奴、道奴你更衣完否?可不要被我推门见到你的光屁股!”

    如此熟不拘礼,自然只能是伯父家的几个堂兄,房间中李道奴还未及应声,同王世子李仙童已经推门行入,身后亦步亦趋跟随着、一脸傻笑的便是岐王世子李承德。

    这两个小子年龄都比李道奴大了一些,眼下也穿着相同的学子袍,但却不改平日标新立异的做派,李仙童脖子上挂着一个玳瑁手柄的水晶透镜,李承德鬓角则插着一枝颜色鲜艳的大红花。

    私室中的聚会,李道奴较刚才少了许多拘谨约束,跨坐一张有靠背的胡床,抬眼瞧了瞧两个笑嘻嘻靠近的堂兄,一边捶着刚才挺得有些僵硬的膝盖,一边叹息道:“这繁礼可真是磨人,你们两个不见刚才场面的盛大,不然连尿怕都要漏在裤裆里!”

    “哈,道奴你居然吓得尿裤子!”

    有点瓜楞的李仙童听到这话,顿时便眼光透亮,直向李道奴刚才褪下的礼袍冲去,举起胸前的透镜便观察起来。

    李道奴懒得理会这有点不灵光的堂兄,转望向李承德问道:“同咱们一起去昭文馆进学的学徒名单,打听到没有?”

    李承德闻言后便连忙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递了过去:“名号都已经记录在这里,这两日我也寻人打听了一番各自背景。这里面有一个须得注意,名字叫作李昶,也曾是咱们乐智园的同业,只不过往年没什么接触……”

    “李昶?”

    李道奴听到这话便有些诧异,望着李承德问道:“这小子有什么奇异处?”

    “他有钱啊!”

    李承德说到这话,抬手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却不想招来李道奴与李仙童的齐作白眼:“京中凡所相识子弟,哪户不比你有钱?”

    听到两人吐槽声,李承德脸色顿时一垮。他家人势虽壮,但吃饭的嘴也多,老子李守礼虽然性不悭吝,但管家的岐王妃却恨不能一钱掰作两钱使用,哪怕是嫡生的儿子,衣食之外也都甚少给钱使用。

    “你们看不起我……”

    李承德也是少年要强,先是一瞪眼,过后也不得不承认现实:“也是应该的……但这个李昶,你们可不要小觑了他!他阿耶虽然不是什么豪贵人物,但家中却有一桩壮业,知不知京中万香会?那可是他家的资业!据说日常用销,身后都跟着几架装满了钱帛的大车,一路走一路撒!”

    自幼手紧的李承德对于财富实在乏甚想象力,当从同窗口中打听出相关的情报后,惊诧得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却引起李仙童的质疑:“他家就算有钱,万缗资财也能随身携带,哪用得上几架大车跟随?”

    “兴许几架大车里装得都是飞钱!反正别人就是这么说的,总之这个李昶可是了不起的人物,我不知你们两个看法,总之我是一定要和他做朋友!”

    李承德生人至此,经手最多的钱款还是在乐智园放贷那段岁月,并不知飞钱数额究竟多大,但心里已经对那个出身大土豪的同窗充满了亲近感。

    “我们中出了个叛徒,来擒拿住他!”

    李道奴并不知这句趣话意义,但阿耶在宫里练习马球的时候常常喊叫,他听后便也时常用来打趣同伴,此际对李承德赤裸裸的拜金情结充满蔑视。

    李仙童闻言后便也笑着凑上来,一起把李承德扭压在房间中,堂兄弟几人笑闹片刻,李道奴紧张疲惫的心情也轻松下来。

    “昭文馆并不是乐智园那种外苑自家地,外朝人眼聚集,是咱们兄弟陌生境地。入馆后还是要先窥情势,短时不要暴露真态!”

    在同龄人当中,李道奴自不像父母虽认知的那样恭顺乖巧,只不过跟两个已经原形毕露的堂兄相比、更懂得掩饰自己,这会儿将要前往新的学馆,该作的叮嘱也放在嘴边。

    李承德闻言后自是点头,李仙童则有些不以为然,摆手道:“昭文馆地舍狭促,一眼就能望穿,有什么情势需要打量?你们两个安心吧,水泽深浅我一趟就能试出,咱们就得放胆标出风格,过后才有见机让步的空间。若进了昭文馆便要缩头度日,便会被学士们强立规矩!我还有许多设想在乐智园施展不出,正要仰仗昭文馆更大的才力应验……”

    “阿兄你要去昭文馆跳楼?”

    李承德闻言后不免一惊,不同于同王子嗣单薄,他家儿女可不是什么稀罕物事,早前因祖母恼怒他们鼓助其事,他便被自家老子抽打一通。

    李仙童听到这话顿时一脸尴尬,抬手摸了摸新皮方生的脸颊,而后举了举脖子上的水晶透镜:“那飞翼我早晚会完善出来,眼下却有别计。圣人赐我这祝融镜能聚光生火,我是想着打磨更多、作大生产,以后京中家家有此一镜取暖炊食,连炭火都不要耗用。只是无处觅来更多水晶……”

    李道奴自知这趣物效能,闻言后便笑道:“此镜须得晴空天日才能聚热,若是阴天,难道全城寒食?”

    李仙童闻言便是一滞,他还没来及思考这问题,略作思考后才拍着脑壳笑语道:“这还不简单,再拿火炭生火取代天光……这也不对,生了火要镜何用?”

    且不说李仙童一脑袋的物理思辨,几人闲聊片刻,又有吏员前来通知前往参加齿胄礼,于是便起身行出。

    途中李承德不免又连连叮嘱,一定要对他已经预定的挚友李昶态度和气,若害了这一份交情不能向深发展,兄弟都没情可讲,除非两人肯补贴他的日常用度!<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3/3558/"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3/3558/</a>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