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更章节堂 > 都市 > 医路坦途 > 774责任
    茶素医院所有休假的调休的全部暂停,甚至大肚子的医生护士都进入了科室干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冬季流感爆发的时候,医院所有的工作都是偏向于临床治疗的,实验室都在第一时间空置了,特别是内科的实验室,能暂停的都暂停,全部上了临床。

    毕竟茶素医院虽然现在挂着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的牌子,但医疗还是打头的,甚至茶素地区的医疗就看茶素医院的,茶素医院顶不住,茶素地区等于就沦陷了。

    一个地区,医院一家独大有好处,可也有弊端,现在弊端出现了。流感患者其他医院都没办法收治,或者说没能力收治。只能靠着茶素医院。

    很多人不懂,其实感冒和流感是有区别的。

    按照医院的配比,平常的就诊其实是够的,但猛然一爆发,就开始人手不够了。

    如果其他疾病爆发,其实也不会这么严重,主要是流感这个玩意怎么说呢,它和人类厮杀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正儿八经可以说,这家伙是知道人类深浅的。

    而且,就算目前,对于流感特效的药物几乎是没有的。就算是疫苗,也是预防年年来的流感。

    说白了,流感就是一个家族,常年来的是小明,可有时候架不住小明它大表哥妹夫的小姨子也会来试试人类的软硬度。所以,准备招待小明的针剂这个时候就降不住小明的这个远房小姨子了。

    而且这次小姨子不光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她的男朋友,流行性腮腺炎一起光顾茶素地区。

    哗啦啦的人群,就好像高山流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茶素。甚至两桶油的老王脸都肿的如同发面馒头一样。这几天,茶素的红人,除了张凡就是他了。

    寻找张凡的是医药生产商和代理商,而寻找老王的是就是一些工程商了。

    当然了,老王现在还没牌面进政府后院的小招待所,所以见的人多了,也不知道是那个高手给传染了,老王捂着大棉被还在发抖,就像是得了温病的胖鸡一样。

    抗了两天没扛过过去,赶紧去了茶素医院,直接住进了感染科。

    每个三甲医院,都有一个如同尿罐子的科室,感染科。感染科的主任杨盼盼,听着感觉是个小姑娘一样,其实人家孩子都要结婚了。精瘦精瘦的小女人,个子不高,一头的黄发,一看就是混血的。

    矮个子小女人,眼眶深邃的好像非洲的难民儿童。带着一群高高大大的年轻医生,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吉吉国王带着一群熊二熊大的感觉。

    平时的时候这个科室,固定医生就四个人。包括主任都是要倒班上夜班的,这都已经不错了,自从03年后,科室的地位显著提高了不少。

    不过目前仍旧低于平均线,比如说张凡,医院几乎所有的科室都被欧阳安排着转过来了,可感染科,欧阳愣是没让张凡去。

    而且,以前的时候,谁的执业考试分数差,谁就去感染科,这是一个俗称约定。

    以小看大,一个医院这样,全华国的感染科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科室主要是不容易出成绩,而且还危险。比如03年的那个非典,刚开始的医生们慌乱的都快疯了,特别是一些私人医院,直接关门。

    患者去看病,人家门都不开。

    最简单,抗病毒药物,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目前就三种,第一种光谱抗病毒,利巴韦林、干扰素。第二种,抗rna药物,就是有一年流感卖的火爆,甚至没有社会地位的人都买不到的药物,达菲。第三种,抗dna药物,阿昔洛韦等。

    说实话,就这三个药,在面对流感的时候,也就第二种有效,其他的都不行。无药可用,只能上双刃剑激素大爷了。

    当年达菲火爆的时候,华国另一款药物也一战成名,连花清瘟。当年这个药物,临床药剂试验还做的不好。可真的有效,后来人家补全了临床药剂试验。

    这也是一款,唯一一款具有明确数据的华国抗病毒药物,不然你看好多药物,在禁忌方面,要不空缺,要不就填不详,好像在混弄人,其实就在糊弄人!

    因为很多药物没能力去做临床试验,而有些药物是不敢去做临床试验。因为他们心里知道,这玩意就和糖盐水一样,能当心里安慰剂的。

    甚至有写药物,打着华药的名字,弄的是一个大杂烩,比如这几年给孩子喝的什么妈妈宝之类的药物,从降温到止咳,从止咳到消炎,感觉好像一个套餐就能整的孩子明明白白。

    结果孩子喝下去以后,感冒没整好,肾衰了!

    “张院,现在怎么办?”茶素地区预防中心的主任亲自找到了张凡。

    这个位置,说实话,比较滋润,首先没临床的累,还有不管天打雷劈的,国家都会有拨款,只要没流行病,人家过的还是很滋润的。按时组织人员给孩子打打预防针,发发糖丸,一切结束。

    可要是遇上比较严重的流行病,一旦他们控制不及时,这位置就和地雷一样,说爆炸就爆炸。

    “先组织人员,对症治疗吧,多做宣传,该带口罩带口罩,该通风就通风。”

    张凡在小招待所也待不住了。

    医院里,内科楼已经清理出一片隔离就诊科室了。

    杨盼盼主任皱着眉头,“在家吃的什么药啊?”

    “诊所医生给输了一周的头孢哌酮钠舒巴坦钠!没效果,我就来医院了。”

    杨盼盼心里一股股的怒火,骂患者骂不出口,骂诊所医生,人家听不到。

    这种级别的抗生素,在茶素医院主治医都没权利开的,只有主任级别的医生才有去权利下医嘱。

    说不说的,华国对于抗生素的管理,是真的烂。因为抗生素这玩意就和产品升级一样,一旦第一级别的药物使用无效后,只能使用第二级别的药物。

    特别是有些医生用药不规范,吃两天或者长期吃,导致的细菌也是跨越式的变异,然后接过就是患者到了三甲医院,三甲医院的医生无药可治。

    还有一些人,发烧咳嗽,先不说其他,口服抗生素先喝进去。其实这是不对的,因为百分之九十的感冒都是病毒造成的,你喝抗生素有用吗?

    不光没用,还有害。

    也不说什么风热风冷感冒,你感冒后,喝一点连花清瘟,这个比你可头孢克圬之类的英明的不知道有多少。

    张凡进了医院,不光内科爆满,儿科也爆满。

    看着小娃娃鼻子下面挂着两条黄浦江,小脸蛋红的像是两个红色肉烧饼一样。

    张凡觉得这样下去不对,新增的不停的在进入,前面进入的又一时半会的出不了医院。

    张凡拿起电话就给老陈打了过去,“你忙啥呢?”

    “张院,我协调科室呢,内科医生不够,我准备让外科的也过来。”

    “行了,别忙了,安排电视台,让蒋院士去电视台做一期幼儿预防节目。”

    “好的,我现在就去联系。”老陈放下电话就去联系了。

    然后蒋老头被带着去了电视台。老头这几天的试验也停下来了,被张凡安排去上门诊了,不过没敢挂院士的牌子,不然估计家长们能为了一个号,把挂号的小姑娘给打了。

    老头上了张凡的酷路泽后,眯着眼睛。这几天真的累坏了,他多少年了,多少年没这样,一天要上两百个门诊号啊!老头一天下来,手都有点哆嗦了。

    他是真没想到,卢老头的这个徒弟,真尼玛面善手黑,直接把他们几个当大牲口用。

    “院士,您喝点雪莲茶,雪莲是张院专门安排人从牧区高海拔地区采摘的!”老陈是司机。张凡交代了,这些老头出门必须用好车,别把医院的破120开出来拉着人家跑。

    蒋老头摆了摆手,过了六十后,他现在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缺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卢老头的这个黑徒弟。

    医院里,张凡安排好琐碎的事情后,带着院办的王红直接进入了病区。

    病区里,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工地。咳嗽声一片,因为家属不能陪护,有的患者咳嗽的距离,弯曲的都如同一个大虾一样。因为发烧,直接就是一个煮熟的大虾。

    第一层转完以后,张凡心里稍微有了一点放心,因为可控,在对症治疗后,很多患者的病情已经可控了。

    这种疾病,怕就怕不可控,药物进入身体后,没有疗效。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弄不好直接就隔离或者封城了。

    茶素老大的电话也过来了,“张院,怎么样!”

    “领导,目前患者病情是可控的。只要后续不出现病毒变异,应该问题不大。”

    “张院,一定要落实好,茶素地区几十万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现在就看你的了。如果需要,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医院还需要什么,政府这边全力配合。”

    这话的意思,张凡明白。

    “谢谢领导,我们会全力以赴的,目前医院暂时不需要什么支援!”<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2/2680/"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2/2680/</a> )</div>